整个小区现在大概都是这样的价格

2020-06-12 07:19

路小姐全家一直租住在上海杨浦区一处电梯房,80多平方米的面积,2010年承租时月租金只有3200元,随后租金每年上涨三四百元,到今年月租金已经涨到4300元了,短短三年间涨幅接近35%。

不过,与这些城市的房价相比,尽管租金高涨,但与房屋售价相比仍显得相对“便宜”。以北京为例,今年6月中心地段平均租金为57.5元/平方米,6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,平均租金为3450元。按租售比1 200到1 300计算,6月这些区域平均房价每平方米应在11500元到17250元之间,但事实上这些区域的房价远远超过这一数字。以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片区70平方米的两居室为例,报价在2800元/月,而市场售价约为180万元,租售比约为1 650。浦东新区联洋高档社区一套90平方米房租月租在6000元左右,市场售价则在360万元以上,租售比也达到1 600.

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认为,城市基础设施完善带动区域房地产价格明显增值,不动产增值最终在时间维度上体现为租金上涨。此外,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,加上严厉的限购政策,更多的城市居民需要通过租赁市场解决住房问题,租赁需求处于相对高位。

根据中原集团研究中心对北京、上海等国内6个主要城市中心地段租金水平跟踪监测结果显示,截至今年6月底,各地都已达到历史新高。如上海以63.1元/平方米的月租金成为全国最高,北京以57.5元/平方米的月租金紧随其后,深圳和广州分别以46.8元/平方米和44.4元/平方米分列三、四位。

北京一位业主表示,他在中关村一套6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学区房,去年6月以4800元/月的价格租出去了,今年春节后同样户型的房子租金涨到5400元。今年6月到期后,他更新了些家具家电,以5800元/月的价格顺利租出去了。深圳一位房东表示,她的一套7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,2010年刚出租时月租金只有2100元,今年已经租到3200元。

按照国际惯例,住房消费应该控制在家庭收入的30%以下,如果超过该标准,会导致生活质量下降。随着一线城市住房租金大幅上涨,很多家庭房租收入比已经超过了这一标准。

伟业我爱我家市场研究院的统计显示,2013年上半年北京地区通过我爱我家达成的住宅租赁交易均价为3734元/套月,环比2012年下半年的租金均价上涨了2%,与2012年上半年同期的租金均价相比上涨了7%。而2012年北京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6469元。

国际上运行状况良好的租售比一般在1 300至1 200之间。如果租售比高于1 300,意味着房产投资价值相对变小,房产泡沫显现。业内人士指出,房价大涨之后,租售比进一步扩大,业主投资回报周期被拉长,只有上调房租才能缩短投资回报周期,然而房租上调速度还是追不上房价上涨的脚步。

随着房价上升,房租也呈现跳跃式增长。张方2011年下半年在浦东花木租了一套80平方米的老房子,月租金3800元,两年租约到期后,房东一口气涨到了4500元。“整个小区现在大概都是这样的价格,相当于每年上涨近10%。以前觉得租房划算,现在算算还不如买房还月供。”张方表示,房租的这种涨幅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。

国家统计局公布的6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显示,6月居住价格同比上涨3.1%,其中住房租金价格上涨4.1%,高于cpi涨幅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资料,住房租金自2010年以来一直保持持续上涨的趋势,并已经连续42个月上涨。

今年以来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房租持续上涨,房东“跳涨”租金的情况屡有发生。普通白领连呼“租不起”,外来务工人员居住条件加速恶化,大学毕业生更是遭遇最难就业与最贵房租的双重打击。业内人士指出,各地租金价格持续上涨将给cpi增速带来压力,而当前租金快速上涨已经影响到普通民众的生活。

“两年前月租3800元的两居室,现在已经涨到4500元了。”住在上海浦东新区花木某小区的张方(化名)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,该小区房租每年都以接近10%的幅度上涨。

白领高呼“租不起”,外来务工人员更是窘迫。外来安装工廖先生一家在上海浦东租住了一套57平方米的毛坯房,2012年4月租下来时月租金只有1800元,今年到期时房价上涨至2200元/月,这对于他和妻子每个月合计7000多元的收入来说,已经不堪重负,他们准备搬到更远的地方住。

“工资没怎么涨,房租却年年涨。”一线城市的部分租户处于无奈境地。以北京为例,住房租金自2009年3月到2013年6月已经连续52个月上涨。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6月北京居住价格同比上涨6.4%,建房及装修材料价格上涨1.9%,住房租金上涨6.2%。在经历了2012年上半年的短暂调整后,住房租金又于去年12月再度高涨。

业内人士指出,影响租金上涨的因素很多:首先,各类生活消费品价格明显提高;其次,与房屋直接相关的水、电、装修建材等成本也在上升。此外,一线城市中外来人口剧增,大学毕业生和外来务工人员形成的租房需求巨大,给了房租最直接的上涨动力。